叶落修知秋木苏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
这里萧墨筠
本质是个画手 没事瞎码字
周叶本命

【周叶】所以说master你怎么不上天啊!!!(3)

*就是个脑洞  

*带枪君玩 

*可以理解为这个脑洞的后续。

*上篇

*Lo主本质是个画手,没逻辑没大纲没文笔但是有bug注意

*烦烦上线啦


事实证明,君莫笑这事可能搞不起来了,因为有人,不,有卡,抢占了先机。

叶修的荷包蛋还没有吃完,黄少天的夺命连环call就来了。

从周泽楷手里接过手机,叶修漫不经心的用筷子挑着面条玩,周泽楷好心提醒,拿远一点。

“老叶老叶老叶!你终于接电话了!卧槽卧槽卧槽你能过来一趟吗对对对就是宾馆其实也没什么就我卡出点问题,啊不是不是,是比赛之后才出的问题啊哎不是我想找队长啊队长他现在在外面啊了还有他的卡也出问题了,嗯不能说不严重吧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总而言之你赶快过来吧你过来就知道了不许跟其他人说啊会出大事的!”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感激的望了一眼周泽楷:“......少天说他卡出了点问题,让我过去看看,一起?”

“一起。”

叶修三两口把剩余的面条扒拉了,周泽楷简单的收了下饭桌。既然说了要出去,那就赶快收拾下,出门晚一点的话,夏天的太阳真够人受的。

“什么问题?”

“我也不知道,少天他没说,就叫我赶快过去看看。好像还有点急。”

能出什么事?

周泽楷顺手关上了房间门,叶修暼到了桌上君莫笑那张账号卡,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几天蓝雨全队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来到H市玩,所住宾馆倒是离上林苑不远,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

而这十来分钟的路程,已经足够让荣耀教科书瘫在宾馆大厅的沙发上了。

黄少天鬼鬼祟祟的包得像个贼似的下来了:“卧槽老叶你这么这么慢......不带你这样的啊还带个人来啊,快快快快快跟我上来跟我上来!”

宾馆五楼让蓝雨包场了,叶修望着房门紧闭的走廊,笑黄少天:“这么啊蓝雨抛弃你了,还是独守空闺寂寞了啊?”

“滚滚滚滚滚,我这叫大无畏的奉献精神你懂吗你懂吗?再说我就是寂寞了来啊老叶来快活啊。”

“不是吧哥可是有家室的人。”叶修朝周泽楷抬了抬下巴,后者比了个心回去。

“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捂眼:“狗男男!老叶要不要脸!周泽楷你笑什么笑!一样不要脸了吗!”

“那怎么可能,我们小周可是联盟的脸,公认的。快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骰输了...守阵地来了,辣鸡骰子毁我青春!等等等等跑题了啊啊啊重点不是这个啊别跑题别跑题啊!”

“那是什么?”

黄少天手放在门把上却不拧开,故作神秘:“答应我,待会可别吓到尖叫啊。”

“呵呵。”

“Coser?挺还原啊。”叶修干脆撇开黄少天的手,自己拧开了门。

“扣......什么?”床上坐着的夜雨声烦打扮样的人明显懵了:“......君莫笑?一枪穿云?你们也来了?”

打扮,称呼,还有黄少天说他的卡出问题了。

信息量有点大。

叶修深呼吸,退后一步,关上门。

叶修转过头看了看周泽楷和黄少天,再打开门。

很好,人还在,不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

“夜雨声烦?”叶修试探着问。


————————————————————————

辣鸡骰子毁我青春!!!

非酋的注视.jpg


【周叶】所以说master你怎么不上天啊!!!(2)

*就是个脑洞  

*带枪君玩 

*可以理解为这个脑洞的后续。

*上篇

*Lo主本质是个画手,没逻辑没大纲没文笔注意



叶修早上是憋气憋醒的,直白点,是被一头乱毛的后辈吻醒的。迷迷瞪瞪的对上周泽楷委屈巴巴的表情:“前辈,这么,不喜欢我?”

叶修懵逼:???!!!

周泽楷往电脑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我就知道是成精了!!!不愧是哥的卡!!!

顿时清醒的叶修对着后辈的脸吧唧就是一口权当安抚。拉开椅子,凑过去一看,好嘛,一枪穿云歪歪斜斜的半靠在墙壁上,本该安安分分做着待机动作的君莫笑却提着沾血的千机伞杀气未泯,转头看周泽楷的那边,屏幕上是大大的失败二字。

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还没想好怎么和周泽楷解释这事不是他的锅是君莫笑可能成精了或者说又怎么处置君莫笑,周泽楷已经伸手按灭了显示屏,双手扶在叶修肩上,让他转过身来,直面这自己“前辈......”整个人强硬的蹭上来,俯身把叶修压在电脑桌上,不容抗拒的吻了下去。

叶修后腰抵在桌沿上,咯得直疼,见推不开周泽楷,干脆抬腰起身,主动送上去,可算化解掉了一点周泽楷那种有些黑化的气场。

开玩笑,周泽楷平时嘴上没可能说过叶修,于是习惯,能床上解决的,就床上解决。

没有什么是一场操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俩场。

“小周,这个事......”

周泽楷却难得地打断他:“先吃饭,快凉了。”

叶修到了餐厅才有点后知后觉的发现周泽楷已经把早饭弄好了,还挺丰盛。

叶修叼着荷包蛋,琢磨着怎么开口说这事。



君莫笑很气,真的很气,气得又往血量已经归零的一枪穿云身上又捅了一伞。

自从上次竞技场的事后,君莫笑几乎是见到一枪穿云就砍,往死里砍。事实上,没有叶修的操控,君莫笑和一枪穿云打成平手的可能性更加大一点,但一枪穿云心虚似的,不还手,甚至有点主动送上来给君莫笑解气的意思。

可君莫笑恼的不是这个,虽说有master的影响,但他一枪对他做那种事,君莫笑对他却提不起一点恨意来,按常理来可不该这样啊。

这......

这就算了,当他君莫笑基本能平下心来时,他master,亲master,当着他和一枪穿云,又来一次!

君莫笑又暼了下一枪穿云,再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搞点事。



【周叶】所以说master你怎么不上天啊!!!(1)

*就是个脑洞

*带枪君玩

*可以理解为是接上次脑洞的后续


叶修本周第不知道多少次从噩梦中醒来,觉得自己最近要么肯定是神障了要么肯定是荣耀打多了,不,第二条,不存在的。

那就是君莫笑那张脸看多了。

不然为什么老梦到君莫笑,面无表情的带着如同实质的怨气盯着自己:“mas......”

叶修揉揉头,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不是吧闹鬼啊?”想想又觉得有点好笑。

再接着去睡?还真有点心虚。

于是摸着副本次数差不多也重置了,轻手轻脚的把周泽楷搭到自己身上的手和大腿推开,掖好被子,又在后辈脸上吧唧一口,这才心满意足起身,干脆利落的开机刷卡登录。

天大地大,打本为先。

75的五人小本,岔子颇多,差点翻车。不,总的来说,岔子都是叶修,或者更直接点,君莫笑的锅——荣耀教科书敢肯定自己的操作决定没有问题。

几句话就把在队伍里不停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的魏琛和方锐俩猪队友怼回去,心里不住哀叹就没个有良心的吗。

您忘了您自己好像也没吧?

叶修把光标移到空白区域,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君莫笑这几天岔子不少,先是装备的耐久乱七八糟的掉了一大截,又跟一枪穿云死都组不上队——叶修心说这没事,以他的技术就算脸滚键盘也不至于打偏打到周泽楷,结果打野图时,君莫笑突然抽风起来,本该稳打到boss身上的技能,全数招呼到了旁边一枪穿云身上,叶修拼上老大的劲,才险险没让蓝溪阁和中草堂给把boss和一枪穿云一起带走。副本的情况也不差,只要一枪穿云在旁边,君莫笑的攻击准偏。

明说暗示地骚扰了好几次客服,没用。

叶修找方锐找黄少天找张佳乐甚至玩精分带小号打jjc打副本打野怪,这类问题就少得多。

......这是成精了吗?

有点木楞的把余下两次机会刷完,这下倒是安安稳稳的没出什么差错。

方锐忍不住在队伍里槽:啧啧啧老叶你刚才不会是起床气吧?怎么,又没睡得成觉?

魏琛补刀:人家小年轻年轻气盛呢睡什么睡要干正事啊

叶修想了想,刚才君莫笑的那些失误,好像还真的有点像......起床气?

于是抱着点奇怪的想法,从抽屉里拿出卡,把一枪穿云和君莫笑双双扔进jjc里干瞪眼,这才爬上床补起眠来。


【周叶】堆个脑洞

其实带一点枪君?

大概就是老叶又一次一边拿小号跟别人刷副本一边跟小周亲,小周玩兴起来了拿手玩老叶后面,老叶开着麦一边努力忍住喘一边还要指挥一群小白,结果就团灭了。老叶生气啊。跟小周打赌说,来啊jjc大号打一把,要周输了就一个星期不做。

结果两人打着打着就擦枪走火了。游戏没退就直接滚上床,把一枪和笑笑搁在jjc全程围观活春宫。



然后jjc的两张卡也忍不住被撩起来了然后搞一起,一枪直接拿围巾捆笑笑各种play。


第二天老叶一登录就发现君莫笑装备的耐久掉得高得不正常,还死活跟一枪穿云组不上队,敲了客服很多遍都无果。


少天17岁生日快乐。

你勇敢 果断又不失细腻 

你是蓝雨的利剑 你无所畏惧 你披荆斩棘

你与蓝雨的基石一起开辟了疆土 创造了王朝

愿以后的每一个八月 都有你的陪伴